• <input id="uqsyo"></input>
    <menu id="uqsyo"></menu>
    <input id="uqsyo"></input>
  • <dd id="uqsyo"><strong id="uqsyo"></strong></dd>
    <menu id="uqsyo"><u id="uqsyo"></u></menu>
    中山纹绣培训招生

    新闻分类

    课程项目

    联系我们

    黛美风尚艺术学院

    联系人:黄丽萍

    电话:13928183256

    电话:0760-88324938

    邮箱:1756770565@qq.com

    网址:www.lawshoe.com

    地址:中山市石岐区大信莲塘东路活力十八6楼黛美风尚艺术学院 


    时尚,不酷了?因为酷已经没那么重要了小榄化妆学校 小榄化妆培训

    您的当前位置: 首 页 >> 新闻活动 >> 新闻活动

    时尚,不酷了?因为酷已经没那么重要了小榄化妆学校 小榄化妆培训

    发布日期:2019-05-06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  时尚为什么不酷了?

   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,我们得问另外一个问题——时尚什么时候酷过吗?

    时尚的确酷过。过去很长一段时间,先锋性、实验性、设计感的时尚作品,都配得上“酷”字。

    酷时尚当道时,时尚人士为了让自己看上去很酷,都坚持“衣不惊人死不休”的穿衣哲学。

    那个时期,许多设计师坚信,原创思维才是他们成为酷时尚风云人物的唯一法宝,他们认为自己才是坚持个人美学风格路线的唯一主人,不接受原创逻辑之外的任何妥协,以及由妥协带来的成功。

    然而时不我待,社交媒体给了原创设计师们一记响亮的耳光,先锋性、实验性、设计感走下神坛,酷时尚风光不再。

    随之而来的潮流风向,拥有了新的关键词——挪用、借用,深谙此道的设计师和品牌大获成功。他们挪用、借用那些具有共同记忆的复古怀旧元素进行再造,让穿着者的颓废情绪和丧气心态具备了天作之合的合理性和正当性。

    此时大家口中的“酷”,早已远离了酷的本意。

    Viktor & Rolf 2019 春夏高定秀场造型

    01

    从反时尚说起

    所谓时尚,即为一时之尚,意味着时尚会随着时间变化而变化,它关注社会的流行性。

    1990 年代初,苏联解体,美苏对立状态瓦解,冷战随即结束,美国主导的全球自由贸易开始推进时尚的全球化进程。全球化贸易让时尚的变化更加快速,以往只属于大西洋两岸的时尚风潮,很快就传遍了全世界。

    与此同时,反时尚风潮愈演愈烈。

    与时尚完全相反,反时尚是固定的,主张维持现状,其风格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化不大。反时尚的最佳表现,就是传统服饰,比如英国王室的加冕服装、各种土著文化服饰等。

   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 1953 年加冕时穿的礼服就是反时尚的,而同时期 Dior 的礼服则是时尚的,因为那些礼服会在每个季节做出风格上的改变。

    1957 年,Dior 巴黎总部,时装模特合影 | 摄影:Loomis Dean / LIFE Magazine

    不过,在大众的语境中,反时尚的意义却主要体现在“反”的姿态上。简言之,与当下流行时尚潮流对立的时尚,都可以被称之为反时尚。

    因此,Vetements 几年前刚走红时,它挑战主流时尚审美的姿态,被无数人视为反时尚。但当它越来越红,成为了时尚本身,它的反时尚姿态反而会变得模糊起来。

    日本设计师川久保玲创立品牌 COMME des GAR?ONS 1980 年代的服饰作品形象

    再比如 1980 年代在巴黎亮相的日本设计师群体,他们挑战了欧洲当时讲究华美浮夸的穿着,将人的穿着带回到朴实禅意状态。无疑,他们最初的姿态是反时尚的,而随着拥趸越来越多,他们成为了时尚的一部分,反时尚的说法用在他们身上就不够恰当了。

    某种程度上而言,反时尚其实是反消费,背后是一套实用主义逻辑。

    在全球同此凉热的现实面前,反时尚之所以成立,源于众生平等的普世价值观。因为时尚本身是物质的、商业的,时尚服务的富裕人群通过消费的形式,与参与生产时尚单品的平民人群联系在一起,理论上贫富差距会变小,实际上差距却越拉越大,此为反时尚的理由。

    经济上行时,有人反时尚,有人拥抱时尚,各方相安无事。经济下行时,大家都很难过,反时尚被万千人追捧,风头盖过时尚,然后被商业力量循循善诱,发展成为新的时尚景观。

    简言之,平民以反时尚的姿态推动着时尚的民主化,现代商业文明再将反时尚广而告之为时尚,如此往复。

    此般演变离我们并不远。2008 年金融危机之后,颇有反时尚姿态的 normocore 性冷淡风,备受追捧之后成为席卷全球的时尚潮流。到了社交媒体时代,网络民主推动着时尚的多样化浪潮,此般演变的速度更快。

    不难体会,时尚潮流在一轮又一轮的发生和转化过程中,酷时尚所需的反时尚土壤、立场、动机,早已被消费主义浸淫得面目全非。

    02

    享乐主义穿着的悖论与常态

    某种程度上而言,消费主义就是享乐主义。

    大部分人购买时尚单品,主要是为了让身体表现得更完美,而不是为了保温保暖,于是时尚穿着具备了享乐主义的作风。

    最近一两年很受追捧的街头运动装扮,被笼统地解读为个人主义,实质上就是享乐主义。

    比如LV 2019春夏男装秀场上出现的围兜:

    Louis Vuitton 2019 春夏男装秀场围兜造型

    围兜自带的贴身束缚感,是设计师和穿戴者对丧文化和颓废美学的一种积极回应,其背后是一套追求享乐主义和身心安全的自洽逻辑。

    以及之前聊到神似丁字裤的 Codpiece:

    Gucci 2019 春夏秀场男装造型

    Gucci 对这款设计给出的解释是呼应 2019 春夏秀场主题,展示 1970 年代迪斯科文化的目眩神迷之感。结合当下气氛来看,则可以认为设计师洞察到了年轻人追捧颓废美学和丧文化的心态,享乐式穿着恰好能抚慰他们。

    享乐主义穿着的集大成者,无疑就是老爹鞋和 Virgil Abloh。

    老爹鞋有多火,任何人都能感受到,它已经成为一种新的鞋履轮廓,几乎所有时尚品牌都有推出老爹鞋。

    一年多前,老爹鞋刚出现在 Balenciaga 秀场上时,其夸张的外形观感颇有反时尚的姿态和立场,但随后不到半年时间,它就被商业力量和社交媒体推广到尽人皆知,成为了实打实的时尚风潮。

    当然了,最初亮相的那款 Balenciaga 老爹鞋还能勉强算做是反时尚的范畴,毕竟它没有停产,还在以维持现状的姿态存在。但是作为一种鞋履品类,老爹鞋已经有了成百上千种时尚变体,这正是享乐主义的功劳。

    Virgil Abloh 身上的享乐主义作风更加明显,他所追求的经验主义,本质上一种谋生实用主义,注定了他的作品都是为了享乐而生。

    Virgil Abloh

    因此,作为消费者和穿着者,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注重花钱享乐的消费本身,而不是时尚穿着的意义本身,“现在花钱,以后思考”的信念成为享乐主义穿着的常态。

    03

    丧无尽头,不反不立

    深究当下备受追捧的享乐主义穿着常态,你会看到全球经济衰退大潮中的一副副丧面孔。

    因为有了丧的底色,时尚品牌和设计师纷纷在个人主义和享乐主义方面大做文章。

    Gucci 无疑就是这方面的高手,设计师 Alessandro Michele 掌刀 Gucci 以来,最初在个人主义的路线上点石成金,随后树立起广博庞杂的当代艺术史观,最近两季则是完全拥抱享乐主义。

    Gucci 2019 春夏系列广告形象大片 | 摄影: Glen Luchford

    时尚品牌们拿捏到了年轻人追捧丧文化的情绪,都拿出看家本事与这种情绪友好互动,效果积极明显,一种脱胎于丧文化,经过精心包装的时尚正能量景观诞生,具体表现就是那些能勾起人们共情的细节和故事。

    Viktor & Rolf 2019 春夏高定秀场,就是对这种丧无尽头的时尚景观的一次高调呈现。

    Viktor & Rolf 2019 春夏高定秀场造型

    表面上看,“我不害羞,我只是不喜欢你”、“相信我,我是个骗子”、“我想要一个更美好的世界”等绣在高定礼服表面的标语,实在是太恶搞了,被吃瓜群众当成笑话到处转发。

    两位设计师 Viktor Horsting 和 Rolf Snoeren 表示,这些只是一种“时尚陈述”。陈述语句各不相同,潜台词却出奇一致,无非是提醒别人“看我,看我,快看我”,或者被无数吃瓜群众看成是日常生活中的内心共鸣。

    这正是社交媒体塑造出来的社会状态——当我们谈论衣服时,表面是在谈论衣服,实际上谈论的并不只是衣服;当我们穿衣服时,表面是在穿衣服,实际在穿自己的日常情绪。

    设计师显然洞察到了这一点,他们小施妙招赋予人们谈论的权力,让自己经过几千小时精心制造的作品广而告之,吃瓜群众在吐槽声中释放了内心的不安的丧气,可谓一举多得。

    至于买卖与否,那是广而告之之后的事。毕竟,时装秀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宣传,以及传达品牌是否成功的姿态。

    Viktor & Rolf 2019 春夏高定秀场造型

    或许你会认为,一副副丧面孔会成为个人享乐主义的受害者与牺牲者,他们想要拥有更多,胃口不断变大,永远不会满足,他们会走向丧无尽头的欲望深渊。

    其实没那么严重,如此这般丧无尽头的时尚景观中,设计师、时尚潮人、吃瓜群众的状态,不失为一种反讽。反讽,意味着示弱,意味着自我保护,意味着压力的重新分配。于是,丧成了时尚演变的催化剂和润滑剂,预示着某种新的时尚行为准则正在酝酿、即将发生。

    不难看出,如此实用主义作风的丧文化,简直和早些年的反时尚有着异曲同工之妙,虽然在具体行动上已经千差万别,但在价值逻辑上还算是一脉相承。

    追究起来,原因在于你我她他从来穿的不是衣服,而是情绪。当我们拥抱创造力的时候,我们心向未来,当我们温存复古怀旧的时候,我们原地踏步等待破发、等待改变。

    Justin Bieber 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。几年前,他把裤子垮到大腿根,漏出大半个穿着白色内裤的翘臀四处招摇,你可以认为他是在反时尚。突然某天,他走起了颓废路线,成天穿得像个流浪汉,无疑他是在丧的边缘试探。随后他又美回来,高调恋爱结婚。今年,他推出了自己的潮牌。

    所以,回到开头的问题,时尚为什么不酷了?因为酷已经没那么重要了……

    文 | PiPiJuiCe


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lawshoe.com/news/3261.html

    相关标签:小榄化妆学校小榄化妆培训

    最近浏览:

    在线客服
    分享 一键分享
    欢迎给我们留言
    请在此输入留言内容,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。
    姓名
    联系人
    电话
    座机/手机号码
    邮箱
    邮箱
    地址
    地址
    幸运飞艇冠军定好